今早,
到相館拿了您的遺照,
這照片,
是在我結婚當天拍的,
您穿的帥氣的呢,
高大挺拔的身材穿什麼都好看,
那天您好開心,
一直一直微笑著,
用這照片當您的遺照您滿意嗎?!
照片中的您好慈祥好慈祥,
我仿佛又見到8月4日家庭聚餐當天的您~
 
用手輕輕撫著冰櫃,
撫摸著您的額,您的眼,您的鼻,您的臉龐,您的下巴,您的胸膛..
多麼渴望手心底下再次傳來溫度,
無奈..我依然只能撫摸著冰冷的冰櫃..
 
我的心,
仿佛被千軍萬馬撕裂,
我搥著心的位置,
責怪著自己,
為什麼..您想要的我不給您?!
您想要一台液晶電視,
我要您等員工特價再買,
您想要一台數位相機,
我說不需要吧..出門我們都會帶,
您想要我早點生個胖孫,
我告訴您我有我的打算,
您喜歡餵momo吃一些有的沒的,
我總是生氣的阻止..
您想要搭高鐵,
家人們要您等到天氣涼爽時再一同出遊..
這些..都是多麼渺小的心願啊..

民國96年8月8日晚上十點
接到爸爸的電話,
爸爸說您下午開始吐血..解黑便,
後來到醫院就診,
判斷是胃出血,
約莫晚上六點多就進了MICU..
 
民國96年8月9日 MICU早晨的會客,
您看到我,
您對我説..不必來看了啦~~
我對您說..我當然要來啊~~
您說:您一晚上了四五次大號..真是難為了那些護士..因為很臭,
我們告訴您:想上就上,不要不好意思!
您說:護士有用熱水幫你擦澡..
我們對您說:這麼好喔..擦了澡很舒服吧..
這些話,
我都要記得,
因為這是你最後對我說的話..
 
民國96年8月9日 下午
醫生通知我們已經為您插上插管,
這是您最抗拒的,
因為抗拒所以您顯得躁動不安,
於是醫生為您注射了鎮靜劑..
 
民國96年8月9日 MICU晚上的會客
注射鎮劑後的您努力的想睜開眼睛,
不知道您那時知不知道有那些人去探望?!
我穿上隔離衣進入病房,
看著您沉穩的呼吸,
我想您應該睡得很沉,
所以也沒叫您,
只是輕撫了您..
 
民國96年8月10日
一早,
醫生告知我們:您必需洗腎,
因為血液”酸”度太高,
又告訴我們您一分鐘心跳約150下,
但是血壓卻很低..
 
民國96年8月10日 MICU早晨的會客
我們陸續進入了”隔離室”..
我輕聲的喊著您,
我的眼淚開始掉,
我輕輕的撫摸您..透過被子,
出了病房,
家人開始討論著最壞的打算,
我說我不想聽,
我拒絕接收這些聲音..
 
民國96年8月10日中午
大家都回到”阿公家”,
討論著之後該怎麼辦,
還有要準備哪些東西,
中午12點多,
院方先來電詢問是否要留一口氣回家—當然要
院方再詢問是否要電擊—不要
院方告知..這通電話等於是病危通知了,
我的手腳頓感無力..怎麼會?!
下午1點多,
院方來電要家屬到院簽”放棄急救同意書”
下午2點多,
簽完文件的舅舅回到家裡,
告訴大家,
如果想讓您回來隨時都可以了..
我們想在96年8月11日的清晨接您回家..
就在這個話題結束不到10分鐘,
家中電話又響起,
院方打來詢問何時要接您回家?!
因為您的各項指數都在往下掉,,
家人問院方:可否撐到清晨?!
院方不敢保證,
於是..
家人開始整理..
我則被派去替您添購西裝背心,
很順利的買到後我也到了MICU,
護士和家人忙著替您拔掉儀器和淨身,
您病好了,
要跟我們回家囉~~
96年8月10日 下午4點35分
醫護人員替您拔下呼吸器,
看著您仍在喘氣,
醫護人員替您拔下在右邊脖子大動脈的管子,
我看到您痛苦的皺起了眉,
我的心..被刀剮著..
像是被放進果汁機攪碎了般..
之後家人替您穿上西裝,
這套西裝..是第二次穿吧?!
穿起來..真的好帥喔!!
匆忙中買的背心,
意外的合身且搭配,
是您帶著我去選的吧?!
我就知道^^
 
之後家人替您助唸,
原諒沒用的我,
一直跑去休息..
賴皮說腳很痛..
媽媽和阿姨們都很認真替您助唸呢,
因為以前您說您要助唸24小時..
 
民國96年8月11日早晨4點45分
沒用的我先跑回家洗澡小眛,
早上吃了早餐拿了照片才去看您..
您已經梳洗乾淨進入冰櫃中,
昨晚微張的左眼也閉上了..
您都放下了..對吧?!
怎麼辦?!
我放不下啊~~~
 
是作夢嗎?!
可惜不是!!
 
請您原諒我,
原諒我無法滿足您的那些事,
請您原諒我,
原諒我的火車頭壞脾氣..
 
可以來我夢裡嗎?!
如果您有想說的話,
如果您有想交待的事,
如果您有想吃的東西,
請您來到我的夢裡告訴我…
我一定一定不會阿不多,
我會仔仔細細的替您做好每一件事..
 
我真的真的對您好抱歉,
您為什麼要用這麼嚴厲的方式教訓我?!
您從來沒對我大聲責罵,
但是您卻用無聲來讓我悔悟..
 
我愛您~
我最親愛的外公..
 
我以後再也不能到外公家騙吃騙喝了!!
 

    全站熱搜

    honeymom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